• 精选
  • 会员

“性”与“爱”的关系陷阱,有多少女人踩过坑

2020年9月1日来源:情感咨询师何麦子 作者: 提供人:dangji15......
“性”与“爱”的关系陷阱,有多少女人踩过坑?

不到三十岁的青年女记者,好几年没有性生活了,可悲不?

更可悲的是,她即将永远失去享受性快乐的权利。这是卵巢癌手术的后遗症,为了活命,她别无选择。

手术前,这个心高气傲,一直在为了理想和现实对抗的姑娘,遇上了一个看起来同样充满理想的文艺男。心动之后,她直白地说:“我想跟你做爱”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正是这句话让《送我上青云》这部电影火了,因为它第一次把中国女性的欲望摆到了台面上。

欲望是本能,不分男女;“爱”与“性”也从来没有清晰的界限。但对大部分中国女人来说,“爱”是从小就受到的教育,“性”却始终难以启齿。

正是因为对“性”与“爱”的界定和认知无法通透,无数女人在“情欲”的陷阱当中一次又一次受伤。

女人一生必须跨越“性”与“爱”的四个层次,才可能避开情欲陷阱,收放自如,成为“情场高手”,做自己“爱”与“欲”的主人。

第一个层次:用“爱”来合理化“性”

貌美如花、才华横溢的姑娘;结婚一年的新婚妻子;刚发表处女作的青年作家,却选择在26岁的曼妙年华上吊自杀;台湾作家林奕含的故事让无数人扼腕叹息。

这一切则源于十年前的一场性侵,热爱文学的少女林奕含被自己最崇拜的国文老师侵犯;她震惊、痛苦、不解;而老师却告诉她;“我这种行为是爱你的表现,懂吗?”

被恐惧和羞耻所折磨,林奕含偷偷暗示父母无果后,把自己的遭遇包装成别人的故事讲给父母听,妈妈的反应是:“哪个女生这么小就这么骚?”

为了说服自己活下去,走投无路的林奕含只能强迫自己把这种罪行理解为“爱”,用“爱”来合理化自己与老师之间的“性”。

毕竟大人们说“性”是肮脏的、丑陋的,一个女孩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发生了性,都是“骚浪贱”。林奕含想要心安理得,只能“爱”上老师,这样“性”就是正当的,自己还是个好姑娘。

后来,她在根据自己亲身经历所写的小说中,借女主的口讲了自己的心理路程:“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,我不能只喜欢老师,我要爱上他。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,不是吗?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!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。我要爱老师,否则我太痛苦了。”

可这“爱”却迫使林奕含患上抑郁症,三次自杀未遂,两度考上大学都因精神病发作而辍学。订婚仪式前,她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关了灯,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一边流泪一边用ipad写小说,就是后来出版的处女座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。

可林奕含挣扎了这么久,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,用“爱”来合理化的性侵并不能救赎她。

第二个层次:因为“性”所以从一而终

比起林奕含的故事,小米似乎幸运多了, 21岁那年她与男友发生关系,然后顺理成章地结婚了。

可小米做梦也不曾想到的是,七年婚姻,自己会有六年在纠结是否离婚。怀第一个孩子孕晚期,她第一次发现丈夫出轨,导致孩子差点早产,住院保胎,惊动了双方父母。在小米的哭闹和双方父母施压下,男人道歉并和第三者彻底了断。

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,孩子不到一岁,小米再次发现老公出轨。这一次,她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,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,只是浑身发抖,在心里默默盘算着离婚了怎么养活孩子。

从一开始的老公晚归就心慌烦躁,发展到懒得关心老公的出轨对象又换成了谁。小米说自己在心里已经和对方离了婚,她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自我发展上,等待着有足够能力独自抚养孩子的那一天。

小米终于承认,这段婚姻一开始就是错的,她说:“这个结果我早就应该料到,只是那个时候觉得发生了关系肯定要结婚,大脑主动过滤掉好多信息。”

婚前,男方就出现过撒谎,与其他女人暧昧不清的情况,甚至因此跪在小米面前求原谅。可她并没有重视这些关键的预警信号。

多年后,回想起这些,小米说自己从小接受到的教育就是只能和自己的丈夫发生“性”关系;所以才会对男友身上的危险信号视而不见,毕竟“都发生关系了,还能怎么样?”

当年,小米正处于失恋后的创伤阶段,觉得这辈子和谁过都一样;而男友是个经验丰富的情场老手;“性”的发生似乎水到渠成,而“从一而终”的信念把小米带进了一段注定痛苦的婚姻。

第三个层次:因“性”而“爱”

比起小米因为发生了“性”要“从一而终”而结婚,更高一个层次的“性”“爱”关系,则是因“性”而“爱”,彼此借由身体的慰藉发生链接,并在心灵和精神的层面彼此融合,互相支持,“爱”上对方。

韩国电影《男与女》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;尚敏和基洪,两个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孤独挣扎的人,在大雪纷飞的芬兰偶然相遇,在雪中的桑拿房里干柴烈火,用激情抚慰彼此的疲惫。

他们原以为这只是互舐伤口的一夜温情,却在韩国重逢后,彻底开启了一段婚外恋情,沉溺在激情和浪漫中无法自拔;由“性”开始,他们相“爱”了。

尚敏有一个自闭症的儿子和一个冷淡的丈夫;基洪有一个抑郁症的女儿和一个精神不稳定的妻子。两个疲惫不堪的中年人,却在这段婚外情当中变身心思细腻的恋人,仿佛重新活过来一样,享受着性和情的滋润。

爱上基洪后,尚敏再也无法忍受和不爱的丈夫生活在一起的煎熬,身在家中,她的心却时时刻刻想着基洪;难以承受折磨,她选择坦白婚外情,和丈夫离婚;而基洪却无法抛下除了他再无依靠的妻女,选择回归家庭。

故事的最后,尚敏回到两人初遇的芬兰,碰见基洪一家三口在餐厅温馨地用餐;她转身离去,在出租车里失声痛哭;而基洪本能地想追出去的脚步却停在了女儿的注视中。

尚敏和基洪是因“性”而“爱”,在他们之间,“爱情”真的来过,两人彼此相爱,可最后受伤的却依然是女人。

第四个层次:适当的“性”“爱”分离

尚敏的痛源于她无法将“性”“爱”分离,因为爱着基洪,因为有美妙的性,她就无法继续在婚姻当中和丈夫分享自己的爱。

而基洪也爱着尚敏,也迷恋他们之间的性,却并不影响他在婚姻当中对妻女的怜惜和另一份爱。

也许,在两性关系当中,女人只有学会像男人一样可以将“性”“爱”分离,才能更好地享受性的愉悦和爱的甜蜜,才不会一次又一次跳进陷阱,受到伤害。

“女人因爱而性,男人因性而爱”;“女人在亲密关系中更容易受伤”,是客观存在的差异,却并非是天生的、必然的。

知名性学专家李银河老师说,这种差异并不是由生理决定的,而是社会对男人和女人个性行为的规范,塑造了这一现实,使得女人更多地把“性”和“爱”连在一起,而男人可以把“性”和“爱”分开,或者“先性后爱”。

社会在“性”的问题上,对待男女是绝对的双重标准。男人拥有很多女人会吹嘘炫耀,被人羡慕;女人有过很多男人,就是“破鞋”、“公共汽车”、“婊子”、“荡妇”。

中国女人有着沉重的被羞辱的心理压力,她们从小被教育,和“丈夫”之外的性是肮脏和淫荡的;女人的“性”应该配合丈夫的欲望和生育。就连一直追求女性独立的盛男也难以逃脱社会给女人灌输的价值观,才会在被医生诊断为卵巢癌时脱出而出:“怎么会呢?我好几年没有性生活,也从不乱搞男女关系。” 潜意识里,她还是把女性疾病看做是对“性爱”不忠贞的惩罚。

是死亡和失去性愉悦的恐惧,最后给了盛男直面欲望的勇气;可是又有多少女人一生都生活在“性压抑”之下;或者是被男人的“性”囚禁一辈子,痛苦也要忍耐。

愿每一个女人不仅懂得“爱”的珍贵,也接纳“欲望”的真实,能够逃脱“性”与“爱”关系的陷阱,把控自己真实的人生。

性与爱

如涉及版权,请著作权人与本网站联系,删除或支付费用事宜。

0000